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49章 被冷水浇醒
    此后,钱浅也就接过余绮玉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说,她准备和卫之彦结婚了,但是,不能请她去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卫之彦不喜欢?”钱浅笑着问,“余绮玉,你就有这样喜欢卫之彦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钱浅”余绮玉在电话那头,哽咽地道,“我年纪也大了!我父亲,我母亲都年纪大了……爷爷奶奶也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余家原本在国内a市就很有名的。

    这个名,他们只要好的名声,而不是不好的!

    原本,在a市的时候,余绮玉就被司马家劫持过一次。

    人人都在说,这姑娘不清白了!

    即使后来,他们把媒体买通,用权势把那些什么言语都有的新闻都给压下去,但是,在人们心目中,至少在同一个阶层的人眼里,他们的孩子就是被劫匪绑架过的。

    余绮玉的父母爷爷奶奶,既觉得余绮玉被绑架是一种耻辱,又觉得,她随后的相亲都被嫌弃,到最后,都成了剩女,罪魁祸首都是那一次绑架出尽洋相。

    余绮玉的父母他们原本就是带着这种的心态,再加上这一次,在国,女儿居然打电话过来,说,被下了药什么的。

    先前,余绮玉的母亲也是很生气,立马包了一架飞机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飞过来后,才发现,女儿所谓的被欺负的年轻男子,居然是卫家的人。

    假如说,他们余家在a市有些势力的话,那么,这卫家的势力就遍布海外……

    嗯,真正算起来,这卫家才是豪门大家。

    再加上卫之彦长得又好……

    也是以前,家里要促成的对象。

    前面余绮玉飞来国,原本也就是为了这个卫之彦……

    现在这个卫之彦对她女儿下药?!

    卫之彦说,那是一个误会!

    的确是误会,因为那药,原本是想给钱浅的,结果,余绮玉喝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误会,他们是不知道的,只是看到了卫之彦信誓旦旦说,他压根儿就没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他也不会对余绮玉这样做……

    余绮玉听的心一抽一抽地痛。

    也许是前一天晚上,卫之彦求她,说,她这一告,会把他的前途,以及他在余家的地位等等全都毁掉的!

    余绮玉瞧着卫之彦,听着卫之彦焦虑地恳求自己放过……

    好吧!余绮玉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,只记得,她母亲进来数落她,说,她怎么那么不懂事?

    现在余家看着在a市还行,但是,也是危难重重,特别是对外的业务和事业。

    没有为家的帮忙,他们余家压根儿不行!

    再说了,这卫之彦要貌有貌,要事业有事业!

    更卫之轩比起来,卫之彦那是要胜过很多的,再说了,那不是你喜欢着的吗?

    就因为这样……余绮玉在众人的劝说下,不但撤诉,还把所有的错揽在自己的身上,因为,卫之彦是事业有成,形象正面的男子。

    她余绮玉就是默默无闻的,牺牲她来成就卫之彦……卫家人说,这是跨进卫家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余绮玉嫁给了卫家的卫之彦,钱浅便很少看到余绮玉了,大约卫之彦也不想让他老婆跟自己见面,钱浅甚至从此没见到余绮玉……

    2011年十一月的时候,寒风冷冽,卫凯在外面的酒吧喝酒,让钱浅去接人。

    以前,余绮玉的身旁几乎没有离开过卫凯。

    即使她离家出走,即使她踏出国门,以前入了嘉和公司,都带着卫凯。

    现在,她嫁人了……

    嗯,卫凯只剩下一个人了,她再也跟不上余绮玉了。

    卫凯说,哪怕他进入卫家是扫地和煮饭,他都愿意,只要能见到余绮玉,只要知道余绮玉过的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卫凯说,余绮玉又娇气,又任性,别人不让她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卫凯说,余绮玉不会煮饭烧菜,不会打扫整理衣裳,被婆家嫌弃了,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钱浅静静地听着,瞧着卫凯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。

    他还说起了他和余绮玉的曾经,他们的小美好……

    吧台上放着陶晶莹的《太委屈》

    ……人说恋爱就像放风筝,如果太计较就有悔恨,只是你们都忘了告诉我……

    卫凯举着手中的酒杯,醉醺醺地演唱“放纵的爱也会让天空划满伤痕!”

    “太委屈,连分手也是让我最后得到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不哭泣,因为我对情对爱全都不曾亏欠你!”卫凯已经开始喊麦了。

    “太委屈,还爱着你你却把别人拥在怀里!”

    不能再这样下去,穿过爱的暴风雨!

    宁愿清醒忍痛地放弃你,也不在爱的梦中委屈自己!

    嗯,最后两句的歌词很好!

    “好了,喝过就好,醉过,明儿再追求新的人生,新的起点!”

    钱浅要去扶卫凯,卫凯却是哭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好吧!是拿着酒瓶趴在地上哭,也不顾着地上是不是肮脏……

    嗯,其实,他身上早已经脏兮兮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几天没有洗澡,都带着酸臭味,现在呢?又哭又叫的,酒喝了全醉,都吐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再吐的时候,钱浅已经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好吧!再这样下去,她也要吐了。

    钱浅付了银子,给卫凯开了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扶着卫凯去房间,进了房间,扯着卫凯去了洗手间,接来一脸盆的水,从他头顶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清醒一下,然后洗个澡,我去给你买一套衣裳!”钱浅说着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刚被钱浅的一盆水从头淋到脚……

    现在是十一月,天气都很冷了。

    钱浅这样一盆冷水下去……卫凯一个激灵,就醒过来了!

    嗯,酒醒大半,然后,想骂人!

    钱浅却是一闪,就走了!

    “钱浅,你给我滚回来!”卫凯这话一落,抱着身子抖索一下,接着又叫道,“滚回来的时候,多给我买一件毛衣!”

    “冷”就一个字,卫凯一次也不想说。

    他瑟瑟地抱着身子,去开热水器,开房间的热气,然后,钻进房间的被子里。

    倒是一下子忘了断肠的情。

    原来痛彻心扉的爱,也是可以这样简单一下就给忘了的!

    原来以为一生一世,以为一辈子的执迷不悟,就这样被钱浅的一盆冷水就给泼醒……

    好吧!卫凯只想骂人!

    ——这个人是钱浅!

    ’

    。
为您推荐